光伏上网电价下调 光伏企业告急

常景电力

  陷入低谷中的光伏产业再遇冲击。   日前,国家发改委下发的《光伏上网电价征询意见稿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稿》)大幅度下调补贴电价,这让光伏界曾寄予厚望的国内市场大规模启动,再次蒙上…

  陷入低谷中的光伏产业再遇冲击。

  日前,国家发改委下发的《光伏上网电价征询意见稿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稿》)大幅度下调补贴电价,这让光伏界曾寄予厚望的国内市场大规模启动,再次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  从意见稿的内容中可以看出,光伏上网电价将从过去的“一刀切”的1元/千瓦时,改为分四大资源区来定价,青海等西部地区为0.75元/千瓦时、0.85元/千瓦时,而北京、江浙一带则为0.95元/千瓦时、1元/千瓦时范围内,最高降幅达25%。此外,《意见稿》还规定,分布式光伏发电自发自用部分补贴价格定为0 .35元/千瓦时,远低于之前预期的0 .4~0 .6元/千瓦时。该变化在行业内引发众多争议。

  多数光伏企业负责人在接受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此次意见稿中的补贴价格远低于此前的预期,可能会引起大批光伏电站运营商退出市场,而此时又值欧盟双反即将来临之际,对中国光伏产业整体复苏将是雪上加霜。

  期望变失望

  此前,业界曾普遍期望两会之后能出台刺激和鼓励光伏产业的政策,但没想到却是迎头一盆凉水。按照最新的补贴价格,投资光伏电站基本处于盈亏边缘。

  “失望透顶。”一家光伏海外上市公司高管对记者如此评价《意见稿》,在他看来,近期光伏概念股在海外股市一路狂跌,已是历史上最低点,究其原因:一是负债累累的中国光伏龙头企业尚德电力深陷破产传言;二是《意见稿》的出台。

  上述高管向记者表示,此前,业界曾普遍期望两会之后能出台刺激和鼓励光伏产业的政策,但没想到却是迎头一盆凉水。他认为,按照最新的补贴价格,投资光伏电站基本处于盈亏边缘,再加上土地成本、并网路线成本、限电风险、补贴发放滞后等因素,“在这个价格下投资光伏电站已没有任何意义”。

  “该来的不来,我们期待的增值税减半政策具体实施方案和细则至今未能落地。”上述高管抱怨说,2012年12月底,根据国务院常务会议发布的“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”意见,光伏电站项目将执行与风电相同的增值税优惠政策,在增值税上明确了8.5%的比例,比17%降低了一半,但该政策至今尚未进入具体实施阶段。

  该高管向记者分析,按照原先的17%的增值税方案,销售收入的17%就要作为税收,1元1度的电价实际上只有0.83元;而增值税减半后就是0.915元了,对电站经营者来说相当于涨电价了,这曾经点燃深处产业谷底的光伏企业们一片热情。“而今增值税减半政策尚未实施,补贴价格却已酝酿下调,很让人寒心。”

  不过,此前,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则认为,《意见稿》的出台对光伏产业总体而言是件好事。他认为,光伏上网比价政策的出台促进了政策的完善,有了市场化的分类和明确的游戏规则,对于市场扩大也有了保证。“随着光伏组件价格的降低,光伏发电成本不断下降是大趋势,国家下调补贴力度也是顺应这一趋势,欧美国家的补贴力度也是在不断降低的,从全球范围来看,到2020年左右,光伏就能实现平价上网。”

  但一位光伏产业协会人士向记者表示,这个《意见稿》出台时市场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,他透露,该《意见稿》酝酿始于去年12月,当时组件每瓦的价格已经降到4元以下,一些光伏电站项目盈利状况良好,发改委由此倾向于下调补贴价格,但今年以来组件价格已经开始上涨,钢材、水泥等价格也在上涨,这个时候下调补贴已经不合时宜。

  上述人士表示,在2011年组件价格每瓦在10~12元,而今年价格已经下降一半以上,发改委可能认为降价时机已经成熟。“但同时,企业的土地、营销、劳动力、管理等成本却在上升,总体成本并没有下降,因此如今几乎所有的光伏企业都处于亏损之中。”

  退去的热潮

  一方面,低价补贴难以让投资光伏电站的企业盈利;另一方面,投资电站也遇到了融资方面的严重瓶颈,这让光伏电站投资热潮逐渐退去。雪上加霜的是,拖欠补贴现象也愈发严重。

  “我准备找新工作了。”一家江苏光伏组件公司电站业务部主管对记者无奈地说,行业的持续不景气,让这个行业的人才流失严重,他表示:一方面低价补贴难以让投资光伏电站的企业盈利;另一方面,投资电站也遇到了融资方面的严重瓶颈,这让光伏电站投资热潮逐渐退去。

  他透露,国开行去年曾明确表示,将对“六大六小”12家企业在光伏电站投资方面给予贷款支持。在这份名单中,“六大”包括赛维LDK、中能、尚德电力、英利、天合光能和晶澳。“六小”包括阿特斯、晶科、阳光电源(10.770,-0.07,-0.65%)、中电光伏、昱辉阳光和新奥。

  “不过今年以来,国开行已经陆续收紧了对企业在投资电站方面的贷款。”上述人士表示,他透露说。

  一位在新疆哈密市光伏产业园光伏电站的投资者告诉记者,该园区已经完工的一百多兆瓦的光伏电站迄今为止都没能上网,其主要原因是当地电网公司尚未铺设输电线路,为此园区企业已自掏腰包铺设线路。“十几公里长的输电线路要4000多万元,升压站也需要几千万元,总投资要近亿元,这些费用每家投资者平摊下来需要数百万元之巨,再加上银行的10%~15%的融资成本,这些项目很难盈利。”

  雪上加霜的是,拖欠补贴现象也愈发严重。

  此前国家电监会副主席史玉波在“关于促进并网光伏发电产业持续健康发展的提案”中透露,截至2012年8月,青海省光伏发电企业累计发电8.75亿千瓦时,但占上网电价71.8%的附加补助资金近7亿元未做到及时发放,给企业经营造成了较大困难。而据业内人士预测,自从2011年4月以来,新的光伏电站项目没有领到补贴,至少有上百亿元的补贴被拖欠。

  即将来临的调价风暴,除对光伏大型电站有影响之外,对曾经期望颇高的分布式光伏发电也造成冲击。

  上海一家大型光伏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表示,在上海地区投资一个3千瓦的光伏发电系统,需投资2.5万元,每年发电3300度,按0.35元的补贴计算每年只能领到1155元,这需要21年才能回收成本。“因此这基本上不具有太大的投资价值。”

  在上述人士看来,按照这个补贴价格,民企亏钱肯定要退出,而国企也会逐步退出,国内光伏发电市场的崛起或成幻影。不过据他透露,目前五大发电集团已迫于压力找到发改委价格司商谈此事,希望提高补贴价格。“因此,《意见稿》仍有重新修改的可能。”

小编

作者: 小编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3164959840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info@solarbracket.cn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